【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1. 手机mr005亿万先生
  2. 桌面快捷
  3. 网上投稿
  4. 作者排行
  5. 文章美文
  6.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mr005亿万先生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沉香

淡然如仙的空间作者:淡然如仙 [我的文集]
来源:mr005亿万先生 时间:2015-02-12 16:00 阅读:7382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沉香 【一】 他喜欢坐在墙角的沙发上,听着轻缓的钢琴曲,似乎播放的次序都已被他记住,每当喜欢的曲子悠扬的散落在咖啡厅中,就会露出一丝笑意。 这次他又换了一本书,书中有一段凄美的爱情,他看到他们分开,一个去了上海,一个去了云南,怅然的神色轻轻的滑过眉间。修长的食指按着书页,似乎在犹豫,只是片刻,他就离开那处梦境,回到了现实中来。 正巧一段曲终,他拿起咖啡杯,《天空之城》的前奏像是巧克力酱,将一杯美式变成了摩卡。 他知道下一首曲子是《在水中央》,而这首曲子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她就会走进咖啡厅,点一杯摩卡,坐到窗边。 她像是一朵莲花,在水中央,亭玉立。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这位姑娘,和那轻快的曲调。 人与曲合,意与心合,人因曲美,曲因人幽,默然为一。 所以当咖啡喝完,他又坐了许久,才独身离去。 【二】 她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在中午12点,放下手边的工作,拿着散文集,去快餐店点上一菜一汤,用餐的时间几乎都是十分钟左右,再走到咖啡厅,就会听到那首曲子。 咖啡厅老板也是喜欢一成不变的人。 音乐的节奏永远跟着时钟的钟摆。 准时到的情况下,会产生一种错觉,似乎昨天就是今日,今日宛若曾经的某一天。 她不知道曲子的名字,但就是喜欢,赶上一大半,无论心情如何,都会趋于平静。 而在这份平静里,更多了一丝期待 早已注意他每次来都会带上一本小说——看的很杂,有张北海的《侠隐》,有契诃夫的短篇集,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有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有罗斯福斯的《风之名》,还有难以记住名字的网络小说。 一般在《星空》奏响的时候他会慢慢的起身,走出咖啡厅。 她总是看着他站在街口,低着头点火,然后悠悠的吐出嘴里的烟,那股烟散的很快,在他的发间。 然后,她就收回目光,看起书来。 中午休息的时间不多,两点回去上班,第二天又是如此。 又是那首曲子,又是那种感觉…… 他,又坐在那里。 【三】 老陈刚把三位学生送走,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号码,接起电话:“喂,什么事呀?” “师傅,我想改一下日子,明天开始学一个礼拜,到下周六正好路考。” “这样啊,没问题,你来好了。” 电话挂断,他转动方向盘,忽然想起一件事,将车停靠在路边,拨回去电话。 “怎么了?” “这个……我刚想起来,有一个学员正巧也是下周六考试。” “可是,我是包车的哦。” “我知道啊,他也是订的一对一,这不赶巧了嘛,我刚一时又忘了。” “他也是下午?” “是啊。” “会影响我的进度吗?” “应该不会,他和你一样就缺熟练了,两个人时间也很充裕的。” “那只能这样了,谢谢了,师傅。” 【四】 车子非常干净,安静的停在驾校的操场上。 约的时间是正午12点,他迟了三分钟,背着单肩包,嘴里还有半根烟。 靠近车的时候他将烟扔了,把包提在手里,打开了车门。 她双手叠在膝头,身子顺着椅背的弧度呈现出一幅极自然的画面。 有那么一丝还未消褪的诧异,而他则更是直接的惊讶,流露在脸上。 “你好。”两人一起开口问好,声叠在了一起。 他尴尬的坐了进去…… 车往转塘开,那一带人少车少,偏生路边风景又好,有花,有田,有远山,视野开阔,没有喧嚣。 老陈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后视镜,今天车里是不是太安静了。 “行了,你来开吧。” 一人开了一段,从一档挂到五档,靠边停车。 如此重复。 老陈忍不住开了句玩笑,是不是帅哥遇到美女,都在害羞。 他轻轻的说了,没有。 她撇着嘴,想笑又忍着。 油菜花谈不上美,但一片片的,蕴着丝丝的甜,黄的色调浓淡相宜,看过许多却不厌。 练车需要安静,自然不会放碟,但似乎有动人的曲子在心里流淌。 偶尔老陈时不时插一句闲话,偶尔另一人时不时的搭腔。 曲子也断断续续,似乎在他这里跳一个音符,在她的心里续着下一弦。 直到车子被老陈接过手,往来路上返回,他俩才又坐到一起。 天有些黑了,车里也开了灯。 两人依然保持着沉默,彼此看着窗外的黄昏景色。 车在驾校门口停下,两人下了车。 “你怎么回去?”他低下头点烟。 “打车。”这个角度和以前不一样呢。 “到哪儿?”他往边上轻轻的吐烟。 “武林路。”第一次发现烟从嘴里出来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走了一段路,两人又坐到了一起。 出租车司机是位四十左右的男子,秃顶,戴着眼镜,神色寡淡。 电台交通91.8的女主持正在说冷笑话,这位司机则是个好听众,偶尔发出两声轻笑。 进入车里就宛如到了一处独立的空间。路边的树已没有白日里鲜活的模样。林立的灯柱时而飞快的掠过,时而慢慢的停在车边,若不注意,可能目光所及会一闪即逝,但总有一根灯柱,就在不经意间于身边驻足,像是要靠近,走到这个空间里来。 他微微侧过头向她看去,昏暗的光色里,她的眼眸十分漂亮。 不知她是否也正巧看他,昏暗的光色里,他的眉线略带忧伤。 两人没有觉的尴尬,视线带着欣赏,一瞬间,女主持的冷笑话和车外的嘈杂都悄然无声。 “我叫夏云栖,你呢?” 他的声音浑厚有力,没有交际上的功利与敷衍,像是遇到好久不见的朋友,轻轻的唤了一声,哦,你也在这里。 “肖雨亭。” 她咀嚼着云栖这两个字,若有所思。 两人不再如之前的沉默,那段刻意保持着的距离也似泡沫般一触即破。 话题,是从书开始的。 【五】 在车上不觉间已过了三十分钟。 出租车正停在武林路靠近凤起路口。 “介意一起去吃个饭吗?” “你留着契科夫从喜剧转型到批判现实主义的话题,我如果不和你去吃饭,岂不是错过了这场讨论?” “其实认真的去看契科夫的转型,也是一场很经典的存在主义辩证。”他看着前方的红灯,把话题又转了回来,“不如去耶稣堂弄的绿茶,那儿菜不错,又适合聊天。” “可以。” “师傅,去耶稣堂弄。” 车转过红灯,不知何时电台里不再讲冷笑话而改成了歌曲,很多人看过《监狱风云2》却不知道《希盼得好梦》这首歌是温碧霞唱的——曲子借了陈百强的《今宵多珍重》,唱的人15岁就独居并且开始拍电影,之后又以性感姿色受广大影迷所喜爱。 1991年的歌,2013年听着,有一种时光荏苒,岁月沉香的味道。 到了耶稣堂弄口,两人下了车,慢慢踱进了弄堂里。 杭州的白领几乎都去过绿茶餐厅,肖雨亭自然也不会例外,但她却从没有试过在绿茶里一边用餐一边谈论契科夫。 “小资环境讨论批判现实主义吗?”她有些小坏的笑着。 “如今是纸醉金迷,享乐主义当道。你的天堂,我的地狱。”他笑起来的样子无风也无雨。 “Inmethetigersniffstherose。”她的声音如珠落玉盘。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想了一会儿,终于从迷宫里找到了方向。 她惊讶的说道:“你也喜欢西格里夫·萨松的诗?” 他摇了摇头说道:“有段时间比较喜欢蓝星诗社,所以看了些余光中的文章,当然忘不了他的经典译文。” 她捂着嘴乐,看他不好意思的说,口语是肯定不行的,听她念出来好专业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批判现实主义应该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但两人却有说有笑。 通常谈到西格里夫·萨松就会谈到和平,而和平之后又会回归于艺术,他们也不例外,从一句诗,到二战后的文艺变革,再到存在主义。 肖雨亭引用了西格里夫·萨松的这句诗,却用在另一层意思的表达——身体与心灵的分割,环境与思想的抽离。既然已抛砖引玉,当然会引起夏云栖就存在主义的探讨。 “以前我很喜欢卡夫卡的《变形记》,但之后或许是因为生活所迫,我又将对他的喜爱放下了,尽管那份疏离无法摆脱。” “我不喜欢悲伤的曲调,也仅是看过而已。那种深入骨髓的疏离感我体会不到。” “当然和生活环境有关,每个人的环境不同,能够感受到的也会有区别。” 他按下电梯的按钮,很幸运没有别的乘客。 “哲学大多从现实转变成思想,再通过艺术来呈现,但若反过来,人们则难以从艺术表达中还原那本来的现实构成。” “你心里还藏着悲观主义。”她跟着他走出电梯,发现今晚绿茶人不多,可以直接拿号子上座。 “我现在不会去看悲剧的结尾,或许是怕引起心里的悲伤情绪,如果抑郁就太糟了。” “我相信缘,看书也看缘,有缘则聚,无缘则散,心是一片海,容万千悲喜。” 两杯大麦茶,淡淡的麦香,空着两三桌,人少,安静。 有一桌四个大学生,俱是壮壮的男青年,点了鱼鸭鸡羊,全辣,偏没有一盘蔬菜,吃的汗流浃背,面红耳赤。另一桌一对中年夫妻带着十几岁的女孩,点了水煮肥牛,糖醋排骨,面包诱惑,上汤菠菜,剁椒鱼头。不仅看着养眼,水煮肥牛的嫩滑麻辣搭配糖醋排骨的酸甜嚼劲,剁椒鱼头的辣与鲜遇到上汤菠菜的清鲜更是口感的升华,最后一道面包诱惑,清新,甜美,把满嘴油腻吸去,平添一份满足。 他把菜单给她,随口报了两个菜,烤肉,炖鱼。 她用笔在菜单上打勾,“茶树菇,西兰花。” 感觉两个人似乎在分工合作,茶树菇搭配烤肉,西兰花搭配炖鱼,简直完美。 “绿茶饼?”他几乎下意识的猜到她不会吃很多菜。 “我不怕胖,但油腻的菜也吃不多。”她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六】 “我想你应该喜欢素黑。”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喜欢文艺的姑娘有一些很安静,但缺少一种力量,而你身上有安静也有力量,这样的感觉在素黑的书里似曾相识。” 她抿着嘴笑,含蓄的点头说:“内心平静,不急不躁,文字会很美,但创作是离不开生活的,素黑的学问也离不开她心中的爱,安静的生活和专注的修养是她作品的根源。” “读懂她的书不难,但像你读懂了她的生活和修养,却是不易。” “正如你之前所说,通过思想还原现实构成,我觉的,先要做到真正的喜爱。” 他用筷子把绿茶饼放在自己的餐盘上,毫不在意的用手拿着咬了一口。 “能把唯美和一针见血相融的并不多,一味的堆砌辞藻却忘了写作只是言语表达的一种方式,说的漂亮很重要,但如果说不清楚,就失去了意义。” 她用纸巾抹了一下嘴角,看着他就仿佛在看一处风景。 “你是写实的悲观主义。” “我是乱七八糟的写实的悲观主义。” 她被这句话给逗乐了,捂着嘴哈哈哈的笑着,脸儿都红了。 菜上的快,他们吃的也不慢,桌上还剩了一些,晚餐到了休息阶段。 “今晚我很开心,因为很少有机会谈这些。绝大部分朋友连《存在与虚无》都没有看过,更无从说起。” “‘关于我所知道的,来自他人认识它的方式。’萨特的书我有许多不懂,好多都已模糊,现在只记得这一句。” “我很崇拜他。” “那你对卡夫卡?” “应该说是欣赏。” “一个是崇拜,一个是欣赏……我不太习惯用这两个词,我多是喜欢,当然也有特殊的,例如‘最爱’唯有叶芝是最爱。”她似乎感觉到了其中的区别,但不愿贸然作出定论。 “崇拜是卑微,欣赏是平等;卑微而有向往,平等才有取舍。至于喜欢和最爱,你是情有独钟,我是泛泛而谈。” 两人又笑了起来,他付了钱,问她要了手机号码。 她又加了他的微信,看着他的头像和签名。 “我欣赏萨特的学问,但我不喜欢他的爱情观。”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格外的认真。 他发现了,但依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你不喜欢他和伏波娃的情侣方式,爱,但不忠诚。我却觉的,两个人的爱情会随着婚姻生活而衰退,与其在一点一点增加的烦恼与痛苦中割去爱情,不如做一辈子的情侣。” “尽管现在人们对萨特和伏波娃的爱情是称颂而不是诋毁,然而绝大部分是不会接受的。” 他陪着她走回家,距离并不远,她似乎也希望能再走一会儿——当然是两个人。 【七】 慢慢的,生活节奏随着微信的铃声悄然改变,从不曾注意变成第一时间查看,简单的表情变成了斟酌后的语句和诗词,洗完澡后滑动屏幕时的期待,被窝里微弱的亮光和疲倦中的想象。 当《在水中央》演奏到三分之一,他会对着窗外招手。 天渐渐冷了,心却似乎比往年温暖。 他去办了一张新远电影院的会员卡,她的淘宝账单中出现了男装的宝贝详情。 她知道他结过婚,有一个一岁的女儿,离婚后女儿跟着妻子去了上海。 他知道她被家里催嫁,上半年相了两回亲,老家在云南,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去生活。 对他们来说,彼此就像一本书,沉浸于书中不觉时光流逝。 【八】 冬去春来,夏未至。 这天有雨,晚间晴,微风,小寒。 肖雨亭立于湖边,望着他远远走来。 “没想到柳浪闻莺的夜色如此美,花香清幽,更胜白昼。” “读大学的时候我常和同学一起来,这边比西湖码头安静一些。” 他站在她面前,送上一杯犹有余温的奶茶,见她在杯口闻了闻,笑着说:“是花香,还是奶茶香?” 一阵轻风来,她闭上眼,缓缓的说:“我心芬芳。” 两人沿着湖边漫步,他点了香烟,烟随风去,如梦挽影。 有老者拿着网兜和手电筒,弯身照亮水面,摇晃着网兜,一次又一次,却不见鱼儿。 湖水像是黑的夜,也似夜倒悬在这里,默然寂静,好似天上地下,只有他和她。 他轻轻的哼唱:“恼春风,我心因何恼春风,说不出,借酒相送。夜雨冻,雨点透射到照片中,回头似是梦,无法弹动,迷住凝望你,褪色照片中。” 她似一下子就进入到了歌的意境中,望着湖水,轻轻的和着:“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却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 两人把《李香兰》唱了一遍,你轻轻的唱,我轻轻的和,副歌没有拉出高潮,越唱越沉,直至无声。走出柳浪闻莺,经过南山路的几间酒吧,再过涌金桥,湖边广场这里有几架石桥交错平铺于湖边,两人走在桥上,一时月白风清,湖波荡漾。 “我们好像没有去过KTV。” “两个人去KTV?” “是啊,我们一直是两个人。” “你没有带过朋友,我也没有,上次我本想带小吴来,她老公出差一个月了,她居然能宅一个月,天天呆家里打游戏。” “之后为什么没有带她来呢?” “你后来发微信给我,说看了《失落的秘符》,我就知道晚上一定会聊丹·布朗。” 他耸了下肩,笑着说:“会不会觉的我很无聊?” 她背着双手,看了一眼他的脸,认真的说道:“那晚我很开心。” 走过这片广场,沿着湖边可以看见东面的西湖隧道口和解放路上的商厦。 人在路口,东是灯火辉煌,西是湖水远山,一边虽亮但却寂寞,一边虽暗但却平和。两人宛如站在寂寞与平和的中间线上。 他看见她的身后是依稀的灯光与浓郁的夜色,她似乎比这夜色湖水远山更静。 她发现他在看自己,他的背后是明亮的街道,闪烁的车灯,模糊的小店与一丝喧嚣。 她挽住他的臂弯,被风吹凉的指尖一霎那就被温暖包围。 肖雨亭拉着夏云栖走入了昏暗的步行街,低矮的树梢遮住了月光,也挡住了那边的一切。 “那天,你把亚瑟给琼玛的小诗写在音乐会的曲单上,递给我的时候正巧在演奏《EndTitle》,看过之后,我亲了你,你是不是一直没想明白?” 他感觉到身子有些僵硬,就连刚才她凉凉的手搁在臂弯上都没有的紧张一瞬间就冒了出来。 “其实,不该说亚瑟,在写诗的时候,亚瑟早已死了,活着的只有牛虻。” “不管我活着,还是我死去。我都是一只牛虻,快乐地飞来飞去。” “曾经我在看《牛虻》的时候,我跳过了那一段最黑暗的时光,流浪时在马戏团当小丑,监狱中与父亲的对话,我最受不了那种折磨。”声音干涩,他的语速很快。 “这首小诗,我好久未曾想起,但一见,就仿佛回到了初看《牛虻》的那段日子。” “最喜欢牛虻的那种男人味,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位女性写的,真的,太伟大了!” “我的第一本小说。” “什么?” 脚步移向旁边的小径,她带着他走过六井,这是一处小景点“李泌引水”。两人又开始沿着湖边走。 “记得,十三岁的时候,妈妈送给我的礼物,也是我看的第一本小说。” “所以对你来说,它很有意义。” 终于随了她的话儿,自然而然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不仅仅是有意义,那段日子,我每天去医院陪着妈妈,坐在她的床边,慢慢的看着《牛虻》。” 他怔住了,只听她继续说道:“直到妈妈走了之后,我看完了它,才明白,妈妈希望我学会坚强。” 坐在石椅上,他点了根烟,吸着,一直不敢看她的脸。 “好像,下雨了。” “这叫什么雨?”他伸手摸了摸。 “这不叫雨叫什么?”声音哑哑的。 “这是天上飘下来的云。”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声音怪的很。 等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才恢复过来:“最近又看了一遍雪莱的诗集,喜欢的地方还抄了下来。” “我就看过《西风颂》。” “岁月沉重如铁链,压着的灵魂;原本同你一样,高傲,飘逸,不驯。”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他说的是抑扬顿挫,戏谑轻狂。 她做恼的打了他一下,“喂,你怎么能用关汉卿的元曲来对雪莱的诗!” “不是挺搭的嘛,雪莱的诗我就记得一句,可如今春过一半,我拿什么和呀。” 斜风细雨,夜色深沉,他们离开石椅,向东坡路走去。 已是不太能见到车经过了,街面冷清,前后都望不到行人。 穿过东坡路,雨又小了一些,两人走到龙翔桥,她早前把车停在这里。 上了车,碟片里是赵鹏的歌,正放到《独上西楼》,赵鹏的专辑以“人声低音炮”为前缀,低沉有力,并给人安静广阔的空间感。 “今天上午我改了QQ的签名,你看见了吗?” “看了,但那句诗我念不好。” “shallowwaterisroaring,deepwaterissilent。” 每当她念英文诗的时候,宛似演唱咏叹调,那种高贵,纯洁,神圣的感觉便流露出来,似有难以言说的磁力,仿佛每一个单词每一处音节都能让你回味无穷。 他正沉醉间,又听到她似漫不经心的说:“这句诗,我见到的时候,便想起了你。” 不,夏云栖搞错了,根本就不是歌剧,这是一篇文章。 一篇满是隐喻,伏线,真实与浪漫的文章,极尽婉约,绵柔轻缓,等夏云栖看到文章结尾,发现笔者巧妙构思的背后真意时,已无法抵挡那直指本心的滂湃巨浪。 难道要把这一层伪装剥去? 车停在她家楼下。 未熄火,她下了车,“明天起的早一点,我要开会,可不能迟哦。” 他呆呆的坐着,忽然关了发动机,拔了钥匙锁上车门跑到她身边。 “我送你上去吧。” 按下电梯开关,封闭的环境里,两人沉默不语。 电梯停在8楼,她站在家门前,转身说道:“给你出道题。” 他笑了笑,摸着口袋里的烟,说道:“不可以太简单。” 晚了,她的身子靠向他,最终小脸凑在他的腮边,压着声音,轻轻的吟咏: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 波浪也相互拥抱; 你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在吻着海波: ——她的眼眸中有一丝羞涩,怕是这辈子,都会让他魂牵梦絮。 【九】 肖雨亭的驾驶座上仍有一股清香,像是从远处被风送来的桂花香味。 他车开的不快,直至将车停好,上楼的时候才显出了急切。 落地书柜的玻璃被拉开,他找了一会儿,抽出了那本好久不见的《雪莱诗集》。 他翻看了一半,一看时间已过了半个多小时,更显得焦躁,走入厨房拿出烟灰缸,点了根烟,继续翻动书页。 找到了!烟丝打着卷儿飘散,他盯着书上的那句诗,久久未见动作。 今晚肖雨亭做的文章起到了作用—— (不管我活着,还是我死去。我都是一只牛虻,快乐地飞来飞去。) (原本同你一样,高傲,飘逸,不驯。) (shallowwaterisroaring,deepwaterissilent。) 一个一个片段在夏云栖心头闪过,喧闹,炽热,最终幻化成肖雨亭与背后安静从容的夜色湖水远山。 漫漫长路雨朦胧,弯弯月儿,她的身影优美如画。 漫漫长路雨朦胧,弯弯月儿,他的笑容像个傻瓜。 她好似在耳边喃喃的问:“还要一直沉默下去吗?” …… 肖雨亭洗完澡盘腿坐在床上,手机放在了身边,没有开灯,也没有拉上窗帘,仍由月光洒进来,铺上一层清辉。 她的脚没有穿高跟鞋的弊端,清瘦,线条优美,加上未染色彩的趾甲,看上去白玉无瑕。 铃声响了起来,足尖微动,她滑动屏幕,便见微信送来的诗。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 波浪也相互拥抱; 你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在吻着海波: 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 要是你不肯吻我? 【十】 她爱看动漫,尤其喜欢新海诚的作品。七月的时候,天热,所以她把许多时间用在看书,写作,看动漫上面了。当时看了《魁拔》前后两部,便难以自拔,甚至对夏云栖说,等第三部出了,一定要去电影院看。 一桶爆米花,两杯星巴克——美式和摩卡,加上十七个硬币换来的抓抓熊,享受的前奏已然响起。 影厅中多是一家三口,也有情侣,他们坐在中间,把手机的声音关了,等着影片开始。 吃完了爆米花,她的手玩弄着他的指尖。 她的手微凉,他的手温和,交缠在一起。 电影90分钟,看完已是8点45分。两人走到景观桥上,看着运河,说着闲话。 十月的天,苍穹暗的快了,夜话悄然,桥上行人三三两两,一派恬静悠闲。 他们吹着凉爽的风,看了一会儿粼粼水波,又向广场内走去。 一群孩子踏着滑轮鞋,带着肆无忌惮的笑声,绕着圈儿。 这世界上最怕孤单寂寞的该是这滑轮鞋了吧!单只不能走,两只也难走,遇到莽撞的,直接磕碰在一起,摔跤;遇到小心的,越来越远,别想动了。不近不远,恰到好处,或前或后,或实或虚,方才合适。 她正接电话呢,白色的高跟鞋偶尔踢一下,踮一下,左走,右走,好似跳舞。 他安静的抽着烟,时不时笑,看她,看她偶尔回眸一笑。 “我生日快要到了。”她带着他向运河边走。 “我订了个好地方,不过先要保密。”风,从脸颊边轻抚而过,像是醉后捉摸不定的吻。 “过完生日,我想去旅行。” “想好地方了吗?” “很早就想去看乌尤尼盐沼,但一直没去成。” “好像没有旅行社去玻利维亚。” “自己去啊,或者从香港过去。” “正好年假都没用呢,一起去吧。”他苦恼的抓了抓头,似乎预见了那路途上的疲惫。 “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去的哦。”这话一说,那就是定下来了。 【十一】 西湖文化广场边上的运河码头停靠着观光渡轮,晚了,不再营业。一个年轻人拍了几张照,从石阶走上来,他们正好走下去。 “不知那首诗是谁写的,应该也和我一样,迷恋着叶芝。” “被你这样一说,倒是挺有感觉,也是那般干净,纯粹,温柔。” “记下了吗?” “你在怀疑我的记忆力?”他笑了笑。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 她的指尖触碰到了他的脸颊,像是那阵轻柔缠绵的风。 “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他闭上双眼,沉醉在这风的温柔之中。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她的双臂环绕过他的颈,埋首于他暖暖的胸膛。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缕长发飘飘。” 他的声音微微的沙哑,低沉,愈渐无声。 ——最美,也不过是这一瞬的动人。 【十二】 肖雨亭生日的这天,夏云栖开车带她到了苏州。 下午逛了同里古镇和留园,看了沧浪亭。 晚间,夏云栖订了一艘画舫,泛舟湖上,青杯白瓷,看岸边灯火,品江南美食。 桌上放着红烛,他点亮烛光,推开舷窗,风如此平缓,火苗轻轻摇曳。 两人都不喝酒,慢慢的吃着菜,交谈。 等撤去盘筷,续上碧螺春,她微微泛红的小脸带着笑,问他,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他从包里拿出一本漫画书,这是他自己写的,故事,对白;而图画则请了公司里的同事帮忙,出版了,暂时在城市报刊发售。 “哇,故事是怎么样的?”她的举动神情像个孩子。 “说的两个人,相知相爱,但因为对婚姻的畏惧,而最终没有在一起,但等老了,某一天,他们回到最初认识的地方,好似未曾变过,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男的吟诗,女的会轻轻和,比起结婚后被生活的琐碎消磨去了那份默契和爱情,这份知己情谊,更为珍贵。” 她摸着封面上的男子画像,默然片刻,淡淡一笑,收下了这份礼物。 舟在湖心,风平,浪静。 肖雨亭走到船边,脱了鞋,将脚放入湖心。 黑色淹没了她的足腕,一圈圈涟漪,一圈跟着一圈,慢慢远去。 “你崇拜萨特,称颂他的情感生活,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诗人中我最爱叶芝,爱他的诗句,爱他的一往情深。直到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叶芝写信给茅德·冈,还是希望能再见她一面;爱,不是放下,爱,是相伴到老。” “如果那位无视他的女演员接受了他的求婚,或许,最终叶芝会带着遗憾离开。爱,应该保持距离。” 她把脚抬出水面,看着水滴悬落,感受着风吹过脚掌带来的凉意。 “你是为逃避找借口,一次婚姻失败不代表之后仍会如此。” “不,我只是希望能够永远这样知道你,欣赏你,爱慕你。” 她站起身,赤足踩在甲板上,弯腰拿起鞋,然后坐到他身边,抽了两张纸巾。 他从她手里把纸巾拿了过来,捧起她的脚,轻轻的,把水抹去。 至始至终,他的神情既小心又专注。 她看着他,眼波温柔,摇动的烛光,把两人变的朦胧。 “我婶婶叫我回去,我想又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吧,一定是我爸的意思,他不愿给我太多的压力,就让婶婶来办这些事。” “那就不要回去了。”说完他后悔了,都说了是父亲的意思,又怎么能拒绝呢。 “我终是要嫁人的……” 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不知何时改的铃音。 他听着歌里唱道: 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 擦乾你伤心的眼泪 让你知道在孤单的时候 还有一个我,陪着你 让我轻轻的对着你歌唱 像是吹在草原上的风 只想静静听你呼吸 紧紧拥抱你,到天明 …… 他把思绪断了,接起电话,另一支手点了根烟。 “你既然带她走,就该负好责任……把她丢给我爸妈就叫负责?你工作重要,孩子就不重要了?是……别抱怨了,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是你要离婚的,决定要向前走的那一刻,过去就与你无关了!” 他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湖水。 目光所及,那儿,什么也没有。 他的双眼,里面,什么也没有。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从苏州赶回了杭州。 武林路通车,但却有步行街的味道,左右俱是时尚小店,街道干净,来往多是年轻的姑娘,买鞋买包买衣服,漂亮,且安静。 夜深了,灯光也暗,街道格外冷清,前后无人,左右的小店,住宅楼,都是黑乎乎的,经过这一路,心便彻底平静了下来。 他将车靠边停妥,两人又坐了片刻,都没有言语,如此悄然似乎也是一种默契和享受。 仿佛泡一杯茶,前面是把水冲了下去,之后合上杯盖,捂住了水气儿,茶香慢蕴,待将泡开之际,将杯盖揭去,香出来了,水温刚好烫嘴,茶叶如花绽放,从铺满杯口到徐徐落下,观之,比叶落尚要静上一分。 她用枕边说夜话的方式将这句诗吟咏: “梦是一个一定要谈话的妻子,睡眠是一个默默忍受的丈夫。” 他的梦境被击的粉碎,笑容苍白而寂寞,声线平稳,只是太过平稳,所以才显得刻意。 “忧郁静静的沉埋到我的心里,正如黄昏落在寂静的树林中。” 于是,她什么也不说,走下了车。 他以为这一夜就这样结束了,心里叹道:“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笃笃笃。 车窗被敲了三下。 他惊讶的看着,她未带掩饰的不满与委屈的眼睛。 放下车窗,她背着手,把头伸进了车里,凑近了,说话声却更小了。 “一个女人27岁,最希望得到的礼物是什么?” 她说完很快的退开,潇洒的转过身摇了摇手,进了楼。 【十三】 11月中旬,他把飞机票都订了,他知道她一定会去。 可他有些不想去,也不敢去,他不知道,和她,两个人在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该说什么,做什么,用什么样的心态…… 尽管如此,他还是拉着行李箱,戴着帅极了的小礼帽,由她挽着,上了飞机。 路途遥远,转两次机,再坐车,一共花去三天时间。 她带了MP4,收录许多名曲,一人一个耳朵,靠在一起,跳跃的音符从她的心里流入他的心里。 在他的灵魂深处,好似她在轻轻的哼唱,自然而然的,他已不再去想别的事了。 乌尤尼盐沼在玻利维亚波托西省西部高原内,海拔3600多米,面积9000多平方公里。 云南海拔也颇高,就昆明市有1800多米,她习惯了,但白净的小脸微微泛红。 他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走几百米路就开始疲乏了,为此被她取笑了一番。 这里刚下过雨,此时辽阔的盐沼成了一片浅湖,清澈见底,水不过没足,无碍行车走路。 湖面像镜子,反射着天空景色,美的让人窒息。 昨晚备了雨鞋,他们踩着水,水底软软的,好似踏足云端。 头上的天色与足下的天空一模一样,纯净的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幻,又带着一份与现实的疏离。 心不再被拘束,无限的,跟着风,天穹,湖面,不停的放大,飞远。 多少人想看这天地一色,蓝天白云倒悬入镜的景致,但多少人能踏足这个梦境,把心放在此间。 这儿有个很美的别称:“天空之境”。 他看着身边的云,看着她慢慢走远,踢着水花,看着自己独身在镜与天空之间。 他看见了自己。 倒影在水面,他看着“他”,就像“他”正在看他。 肖雨亭不见了。 天上地下,只有他一个人。 可若他不见“他”,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站在这里。 一共玩了五天,他们乘飞机到巴西圣保罗,再转到香港。 在香港他要买票的时候被她阻止,她买了一张去昆明的机票。 “我要回家去了,去被相亲,去听爸爸的话,成一个家,让担心我的人都可以放下心来。” “哪有这么容易就让你相亲成功的,结婚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他笑了笑说,但视线在那张机票上停了一会儿。 “很多人结婚只是找个合适的过日子,或者说是一种妥协,取舍。哪怕,以后没有机会再风花雪月,吟诗作赋,变成满手油烟,心装糖盐,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孩子;但至少现世安稳。”她好似不在意,却忍不住接着说,“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总比这样好吧……” 他默然无声,陪着她吃了晚饭,等着航班,不再听音乐了,两人发着呆。 “不要回去好不好?”他忽然说。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她抿着一丝笑意。 他又不作声了。 她可爱的咬了咬牙。 “给我一点时间……” “这个理由不好。” 他忽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有三个字要说出口是如此困难。 或者不能用困难来形容,只是,做不到…… 这三个字的重量压在心头,他根本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直至她站起身走向入口处。 他像丢了魂,神情充满了落寞与苦楚,他不敢倾述,只能默默的忍受。 不知是谁的手机响了,铃声清脆响亮。 歌是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 他站起身向她赶去,但她转过身,对他摇了摇头。 “把美好的,放在心里吧。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好知己。” 他似乎又站在那镜与天空之间。 又看到了“他”。 他的声音洪亮,浑厚。周围的人都已消失,明亮的灯光黯淡,落地玻璃窗外的飞机与夜空变成了遥远的布画,只有微亮的光芒,他在唱一出独角戏,只为了台前的她。 这是她最爱的诗人。 这是她最爱的人。 朗诵的诗句像是狂风巨浪,又似绵柔细雨,似杨柳树下的徐徐风过,又似秀发未干窗下的月色。 ——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有三个年轻人在后面鼓掌,有一对情侣诧异的目光,有一对年老的夫妇慈祥的笑容,比前面安静,也比前面嘈杂。 他的心已沉稳下来,不再左右摇晃。 他就在这里,他看过的,想过的,知道的,都化为了眷恋,喷涌出来,深深的扎入到她的灵魂里。 这一刻,他们彼此相望,不需要言语。 肖雨亭转身进了入口,身影消失在了转角。 他默默的站在窗边,看着飞机越来越远,成为漫天星辰中的一颗。 【十四】 “老板,你这里的曲子怎么换了?” “最近来了一些学生,嫌曲子老是不变,吵着要换,生活所迫嘛。” 他坐在墙角的沙发上,手边捧着一本书。音乐停了,又开始播放。 忽然听到了《在水中央》,轻缓的音乐似乎流动的轻风,像极了那记忆中最动人的画面。 曲子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笑了起来。 他见到一朵莲花,在水中央,亭亭玉立。相关专题:沉香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沉香的感言
    1. 淡然如仙 2015-02-12 评论 希望能与爱好写小说的朋友交流文学,QQ:284782258
    2. 又时、 2015-02-1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3. 慕容思 2015-02-14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4.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2-18 评论 这是小说吗,应该是记账吧
    5. 淡然如仙 2015-02-19 评论 分段太多了,很烦吧。我也没有办法呀。
    6. 一曲霓裳 2015-02-19 评论 喜欢,就是太长了一点……
    7. 凹晶馆 2015-02-22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8. 凹晶馆 2015-02-22 评论 很美
    9. 游客 2015-02-25 评论
    10. 游客 2015-02-28 评论 回味无穷
    11. 猫喵喵 2015-03-06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12. 游客 2015-11-18 评论 这么多的字!我也是醉了呀!顶你,文章美美哒!
    13. 游客 2017-06-30 评论 棒棒噠
    14. 心若 2017-08-24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1. 深度阅读:

    2. 短文短篇
    3. 心情短文
    4. 精美短文
    5. 短文摘抄
    6. 英语美文
    7. 青年文摘
    8. 读者文摘
    9. 杂文精选
    10. 短篇小说
    11. 短篇故事
    12. 短篇美文
    13. 语录句子
    14. 美文摘抄
    15. 美文欣赏
    16. 经典美文
    17. 爱情美文
    18. 关于家庭的文章
    19. 单身散文随笔
    20. 伤感年轻日记
    21. 寒假文章
    22. 暑假
    23. 暗恋的诗句
    24. 有关友情的故事
    25. 友谊日志
    26. 爱心句子短文
    27. 经典父爱美文
    28. 青年文摘
    29. 杂文选刊
    30.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31. 散文精选
    32. 诗词名句
    33. 情感美文
    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