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1. 手机mr005亿万先生
  2. 桌面快捷
  3. 网上投稿
  4. 作者排行
  5. 文章美文
  6.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mr005亿万先生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安行的空间作者:安行 [我的文集]
来源:mr005亿万先生 时间:2015-08-09 22:03 阅读:32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阿碧和她的丈夫阿其是两年前搬来这个小镇上的。阿其是个小生意人,经常在外地奔波,人们老久都见不着他一次。至于阿碧,她日日月月都在小镇,人们也很少见到她。 阿碧是个长得有几分粗壮的乡下女人,宽脸盘上生着一些雀斑,看人总是似笑非笑地。她本人可不像身体那样壮实有力量,事实正好相反,人们看到的她是虚弱地,病怏怏地,像是一阵风吹都会倒下。经常和她呆在一起的是一只老猫。这只猫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了,又丑又老态,毛都快掉光了,身子干瘪不堪,可怜巴巴地。人们从来没看真切她的脸,因为那张脸给人不真实的感觉,还有就是,像前面提到的,他们很少见到她。 她独自在家时总是门户紧闭,窗帘也拉得紧紧地。也有开着门的时候,不过很少,而且是半开着,打开一条小缝。她什么时候去购买日常所需什么时候去办事情,谁都不知道。据他们猜测,她一次会买吃很久用很久的东西,她要办的事情很少。 男主人回来的时候人们是会知道的。男主人不像他的妻子,他在家时家里的门和窗户都大开着,大声地哼歌,走东家串西家。他是个很和气的年轻人,充满活力,看上去比他的妻子要年轻上许多,可是他说她比他小上两岁。 阿其回来了,像以往一样,带了一些糖果和新鲜水果,送与相熟人家的孩子。孩子们喜欢他,他不仅给他们带吃的,他也讲故事。有些故事是他从书上看来的,有些是他听来的,有些是他走南闯北经历到的。他的故事讲得又生动又精彩。他是真心喜欢这些孩子,他老是希望自己家也有那么一个小孩,男孩女孩都好,他并不在意性别。他把孩子的养育费用都预备好了,而且现在还在努力工作,可是这么久了他还是没盼来孩子。 他在家时人们也乐意去他家串门。他的家收拾得很干净,东西放得整整齐齐,不过有些闷。他热情地招待来串门的人,而他的妻子只偶尔露下面,有时是拿东西,有时只是打那间房进到另一间房。她冲他们点点头,似笑非笑,这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这天下午,串门的人都走了,阿碧随即把家里的门给关上,然后去厨房做饭。丈夫去了楼上,不知道他在捣弄什么,不时传出咚咚咚的响声。她叹了口气,慢慢地清洗着盆中的蔬菜。他回来了,可是他要么在和别人说话,要么跑得没影,要么在忙。 天儿开始热起来了,这让她烦闷。绵柔的睡意包裹了她,她丢下手头的事,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挂在墙上的时钟指向六点。 “就这么睡着了,该死!”她嘟囔着。 然后她发现通向后园的门正大大地敞开着,她记得自己是有关上的,她的心随之一沉。她拿眼搜寻丈夫的身影,没见着。 “阿其!阿其!她大声地叫他的名字。 阿其听到她的叫唤过来了,对着她嬉皮笑脸。 “门!门怎么开着?!”她有些歇斯底里。 “哦,我去了下后园。”他又好气又好笑,原来只是为这样的事。 “会遭贼的……” “你顾虑太多了。”阿其不以为然。 她终于没再说什么。还有一件事她没告诉他听,那就是她去后园的时候总是会看到那双眼睛。后园斜对面住着一户人家,才搬来不久的。他们家的其中一扇窗户对着她家后园,从那扇窗户会看到一个人的半截身子,而身子的主人是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先生。老人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他会死死地盯住她看,看得她心里发毛。他还会冲她扬眉,发出诡异的笑。这是个恶作剧,他在逗弄她,她想。他又老又没用,儿女们觉得他是个麻烦,不理他,他闲得发慌,她想。他是个疯子,她想。也许他只是在看风景,她想。 不管怎样,她很少去后园了。而在以前,后园是她少有的活动场所之一,她可以在那里尽情呼吸新鲜空气。现在,她的乐趣又被生硬地剥夺去了一项。 如果她把这事说给丈夫听,他也会不以为然吧?说她神经质?对,他肯定会这么说的。神经质,像她以为那个老先生的那样。她和那个老先生会被并为一类人。要么,他会说些轻浅话来安慰她。神经质也好,轻浅话也罢,都不是她想要的。她选择把它埋在心底。 可是不和他说这些事她又能说些什么呢?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话题可说。他通常很长时间回来一次,呆个几天又走了。看着他回来她是欢喜的,可是有时候她看着他又觉得他是那么陌生,她想他对她可能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吃饭了。帮我拿下桌上的烟。我昨天放在床上的那本杂志呢?过几天街那边张大爷家的孩子结婚呢。最近猫不怎么吃食。哦,是吗?他们之间的对话通常是这样的,重复、琐碎、轻浅、无意义。 三天后阿其离开了家。 “路上注意安全啊!”她倚在门框上温柔地对着他说,满眼都是爱意和担忧。 阿其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走了,没有回头。她轻轻关上门,唱起一首自己都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歌。很老的歌了,低沉,婉转。 她检查了一遍,从这头到那头,前门,后门,通往阳台的门。好了,她是安全的。 她喜欢一个人呆在空荡的房子里,不过有时候她也会想要出去。不为做什么当紧事,只是走走。 今天不行,下雨呢。 今天倒是没下雨,可是天阴沉沉的,大概是会要下雨的。 昨天没睡好,有黑眼圈,真难看,所以今天还是不行。 黄历上说了,今天诸事不宜,改天吧。 她通常是从她楼上的卧室走到阳台,再走回室内,然后下楼梯,一级又一级,很慢很轻。到了楼下,她迈着步子,从屋子一头到另一头。那只老猫有时也会跟在她后面瞎转悠,遇到她高兴了她会摸摸它的头。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样的生活乏味不已,可是她乐此不疲。 习惯了,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她终于还是出门了。 她把厚重的刷着绿色油漆的木门打开一条缝,透过那条缝向外瞧了瞧之后再打开一点,走了出去。她家的锁是老式的挂锁,大大的锁身是黑色的。相配的钥匙也是大大的,又大又笨重,样子很难看。她的钥匙圈上挂着一大串钥匙,其中的一些早就已经没用了,可是她还是习惯把它们留着。 她不仅出门了,她还去了离家较远的地方。现在,她坐在火车上,两眼久久地望着窗外的景色,似笑非笑。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身上,暖洋洋地,她感到无比地快乐。列车在到达下一站时上下了一些乘客,她的左边和对面的座位有了人。她和他们互相说“你好”,然后便是一片沉默。她看到他们的身上都罩着一层厚厚的透明的东西,使他们看起来像是果冻人。她又瞧了瞧了自己,咦,自己身上也有呢。她撇了撇嘴。 她去的地方是邻市的一个小公园,以前她和阿其在那个市住过一段时间,去过一次这个小公园。她想再去看看。 公园还是老样子,不对,好像旧些了,里面的人稀稀落落。她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 那位老先生干嘛老那样盯着人看?可能有阴谋,是的,一定有阴谋。她有些激动,呼吸都不怎么顺畅了。 她感觉到手臂有些痒,拿眼一瞧,原来是一只蚊子捣的鬼。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一只蚊子,它的脚更是出奇地长。她小心翼翼地,手一扬,用力拍下去,再松开了看,哪有什么蚊子的影子?真是狡猾,太狡猾了!又或者,这只是她的幻觉,根本就没有蚊子?她现在在哪里?天哪,她怎么到这里来了?她似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当阿其再一次回来时,他带回了一个消息,镇上挨着大梧桐树的那家百货店和附近的几户人家都被盗了,损失不小。阿碧听了好一会儿没出声。要关好门窗,她最终这么说道。 阿其从他的大背包里拿出一条浅蓝色的长裙子,他说他在外边看到好多女人穿这式样的裙子,很好看。她转过头不理他。 “别人爱穿的凭什么我就要喜欢穿?”她有些生气,“而且,你看看我的身子,穿上能好看吗?” 她是这么说的,可是她还是穿上了它。她穿着这件裙子和丈夫去看了戏。简单的露天戏台,戏子是业余的,唱得很蹩脚,但是人们并不关心这个,他们说话、笑闹,他们只图个热闹。这是晚上,戏台上的灯光显得暗淡而柔和。人们看到了阿其和阿碧,有人对阿碧的新裙子称赞了一番,这让阿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就是在这个晚上小东不见了。阿其最喜欢这孩子,机灵得很。阿其和小东的家人,还有一些好心的邻居,到处去找小东。阿碧也加入了这支队伍。他们找遍了小东可能会去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小东的家人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阿其也是。 “说不定被蚊子给叼去了呢!”阿碧对着丈夫说。 “别瞎说,没有的事。” “一只蚊子不行,可要是两只呢,三只呢,很多只呢?”说这话的时候她想到的是那只咬过她的大大的蚊子。她的脑海里出现这样一副画面——一大群蚊子携着小东在天空中缓慢地飞呀飞,一团黑色。 “你可真是疯狂……”丈夫叹了口气,走开了。 说不定跟后园边的那个老先生有关,她想。这种想法进入她的脑袋时让她吓了一跳,可是她就是摆脱不了它。 “也许在后园呢。”她对丈夫说,强拉了他去看。 后园已经好久没种东西了,光秃一片。她站在丈夫旁边,向斜对面投去一瞥。窗户大开着,那双眼睛没在。她舒了口气,又有些许失望。 后来,人们在丛草杂生的草地里找到了小东。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呼吸,浑身散发出一股恶臭,没有伤口,没有中毒的迹象。至于后园边的那个人,她再也没看到过,听人说几天前去世了,他的家人又搬去了别的地方。 阿其又出去了,不过这次他很快就回来了。人们是看着他回来的,可是他回来的第二天没像往常一样来找他们。他们去找他,发现他家的门窗都紧闭着。人们感到讶异,但是转念一想,他大概是呆了一晚就走了。 两个月后,有人从阿其家门口过,发现他家的门半开半关着,就试着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他把门打开一点,发现里面又脏又乱。他赶紧去叫了附近的人家一起来看。人们在这幢小屋子里一间房一间房地看过去,在楼上的卧室里看到了裹着一床破床单坐在床上的阿其。床上凌乱地放着衣物,床脚边的旅行袋拉链大开着,里面装了一些叠好的衣服。 阿其整个人显得很颓丧,胡子已经好久没剃过了,头发乱糟糟地,一双眼睛里满是疲倦和困惑。 “这些天我一遍又一遍地把房间的角角落落都走遍,试图去明白她。一个人的房子显得好空好静啊,我想我总算能明白她一些了。不,我也不确定,也许她想的又是其他,我不能确定了。以前的她我是明白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爬树,捉虫,上课下课,到处疯跑。那时候的她总是明朗而欢快。”他兀自说着这些。 女主人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总是陪着女主人的那只老猫这次没有追随她,只见它趴在床边的桌子上,用嘴不停地蹭着自己的身子。它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也不关心。 “我得去找她!”阿其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好似从梦中惊醒。 “去哪里找?”人们问。 当然,阿其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但是,他坚信她一定在世界的某处等着他。他要去找到她,然后他们重新开始。 后来,人们再也没有见到这一对夫妻,好似他们从来没有搬来过镇上。相关专题:人们 蚊子 丈夫 孩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的感言
    1.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8-16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2. 江南 2015-10-2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3. 江南 2015-10-23 评论 欣赏。写实的小说吗?
    4. sunhaowen 2015-11-24 评论 写的很好,收藏!!
    1. 深度阅读:

    2. 短文短篇
    3. 心情短文
    4. 精美短文
    5. 短文摘抄
    6. 英语美文
    7. 青年文摘
    8. 读者文摘
    9. 杂文精选
    10. 短篇小说
    11. 短篇故事
    12. 短篇美文
    13. 语录句子
    14. 美文摘抄
    15. 美文欣赏
    16. 经典美文
    17. 爱情美文
    18. 关于思念的文章
    19. 毕业散文随笔
    20. 伤感寂寞日记
    21. 生活文章
    22. 缘分
    23. 感恩的诗句
    24. 有关感动的故事
    25. 微笑日志
    26. 诚信句子短文
    27. 经典信任美文
    28. 青年文摘
    29. 杂文选刊
    30.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31. 散文精选
    32. 诗词名句
    33. 情感美文
    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