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1. 手机mr005亿万先生
  2. 桌面快捷
  3. 网上投稿
  4. 作者排行
  5. 文章美文
  6.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mr005亿万先生 > 爱情美文 > 伤感爱情 > 正文

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

梦里花落的空间作者:梦里花落 [我的文集]
来源:mr005亿万先生 时间:2017-12-20 14:09 阅读: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一直以为的情深不倦,一直以为的恩爱如初,却不想都被他打入地狱,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最美好的他,终不知是他负的我,还是我负的他。----季海棠

暮晓之时,我听到屋外的脚步声。
“太太,先生回来了,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一旁的欣儿有些惆怅的看着我。
“欣儿,这是第几次了”我知道她在惆怅什么,却不想深究。
“太太”欣儿低下头,不敢看我,有些迟疑地说道“第二十七次了”说着便落下泪来。 “哭什么”
“小姐,您本不该如此的”欣儿的眼中闪过怒意,却不敢多说。
“不该吗”我轻笑,抬头看着窗外枯萎的桃树,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第二十七次了,他留在那个女人那里,夜不归宿,而我便是彻夜不眠,我们成亲到现在也不过一月罢了,呵,果真讽刺,她堂堂季家大小姐,如今却成了弃妇。
“欣儿,备茶去书房”他不来见我,我便去见他,我还是无法相信,他可以这般残忍,就好像一夕之间忘了全部,这种反差,让我莫名的不安。
“是,太太”欣儿也不再言语,退了出去。 安子墨,你不可以这么残忍。
进了书房,迎面便看到他一身威严的军装,看着手中的文件,我一直都知道安子墨是好看的,退却青袍的他,少了几分书生之气,多了些威严,他就是我的丈夫啊,有些欣喜的上前,端起茶向他走去。
“子墨,累了吧,喝些茶”这一刻,我希望他骗骗我也好,到不想他何其残忍,我满怀希望赢来的是一盆凉水。
“季海棠,给我滚出去,以后没有什么事,我不想看到你”安子墨冷声道,眼中蕴含着深深的厌恶。
认识他的那些年里,他一直温润如玉,何时有过这种表情“我是你的妻子”我笑着说,心骤然疼了一下,连自己也有些诧异,季海棠,你什么时候这么好性子了,竟笑得出来。
“妻子,呵,身为妻子,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出嫁从夫吗,我现在就命令你滚出去”我默默注视着他的每一个表情,他是不知,他的厌恶给我多大的伤害。
“好”我回以一笑,转身,泪如雨下,我的骄傲不允许我的卑微。
安子墨有片刻呆愣,他一向知道她的性格,她从未如此温顺,可是,他不可以心软,季海棠,这是她欠他的。

认识安子墨那一年,我十五岁。
我是城中最大商户季家唯一的嫡子,仅有的哥哥父亲的养子,季如风。
我十二岁便开始跟着父亲学习掌管家业。 树大招风,这是不可避免的,15岁那一年,我去收购货物回来的途中被人劫持,迷烟侵蚀着神经,我伸手取下一只簪子刺向手臂,疼痛让人瞬间有了理智,也只是片刻,作为一个商人,我倒是学过一些防身之术,不过那些武功,在看到迎面来的十几个黑衣人时,我也算放弃挣扎了,作为一个奸商,我深刻明白现在的情况对我而言是吃力不讨好。
根据直觉,我被关在山上,夜深了,屋外竟下起了雨,可真是天也更为作对啊,屋子有些破,室内充满迷香,迷迷糊糊中,听到屋子的门被打开,不过却不是那些黑衣人,因为此人脚步极轻。
他不说话,迅速为我解开绳子,抱起我向外跑去,隐约看到那是青色的身影,怎么也看不清面容。
后来,我便意识更薄弱了,但我能感觉到,那些黑衣人追上来,他将我护在怀里,淡淡的青木味很是温暖,哪怕在危险,此刻也觉得心安。
有利剑刺入肉体的声音,我听到他闷哼一声,踉跄了一步,心下着急却无能为力,彻底昏迷的那一刻,也是心安的,哪怕我们初次相遇,我也相信,他会护我周全。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安子墨,再见面,是在府上的后院,午后的阳光很是温暖,他一身淡青色的长袍,看见我微微一笑“季小姐,在下安子墨”一刹那,我仿佛听到春风吹过湖面的声音。
“季海棠,你叫我海棠便是”他很爱笑,笑起来温润如玉。
“小姐,你这么跑着来了,老爷要回来了”欣儿一脸焦急的跑来,打破这温暖一刻。 “这么快,不是去迎接什么沈将军了吗” “是啊,这不是回来了吗”欣儿道。
告别了安子墨,我便去了书房,沈远的形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身白色的西装,短而发亮的乌发,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似笑非笑的神情给人一种压迫感。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扬起一贯得体的笑“沈将军远道而来,是海棠疏忽,未能远迎”
“无碍,听闻季小姐身受重伤,如今可好”沈远坐在桌旁,轻笑道,可这笑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也没什么大病,沈将军如今位高权重,能的将军关心,是海棠之幸”我道
“季小姐真会说话,就是不知真如传说中明晓事理,天资聪慧”他的笑越发深
我冷哼一声,也不在假笑下去“沈远,有的事,表面如何又怎样,我不在意,一切又能何妨”
他的笑僵在脸上,瞬间变得阴沉“好一个不在意,只要你以后也别后悔”
是呢,只要我不在意,过去的一切便都不后悔。
我是季家的大小姐,我是天资聪慧的大小姐,我怎么会后悔,又怎该如此卑微。

可是,五年的时光啊,又岂是物是人非可以解说,我不再是季家大小姐,这就是嫁给安子墨的代价,不过,我并没有输不是吗,我挑眉看向院前一身黑色披风的女子
“沈夫人来找我,所为何事”
“清婉此次来,只是想和季小姐做一笔交易”那女子盈盈一笑,端的是大方得体,果真不愧为靖容侯府的嫡女。
“这道稀奇,我竟不知有何能被沈夫人看重”我笑,似乎听了一场笑话
“季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世人都说季小姐情深如此,狠心如此,为了一个男子,不惜与家人决裂,可是清婉不这样认为”她意有所指的看着我。
聪明人总会在对方开口便懂得她想说什么 “季小姐觉得清婉相貌如何”不待我回答,只听她又继续说道“我自认为并非有着让人一见倾心的容颜,也无名满天下的才情,可是沈远只见我一面,便娶我为妻”
我这才仔细看她的面容,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说不出口 她抚摸着她的侧脸,眼中带着忧伤
“一开始,我也不能理解,可现在,见了季小姐,我才明白了”她又笑了起来,仿佛那种悲伤从未存在“我不比季小姐爱的伟大,恨得绝情,我只想他得到因有的惩罚”
“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季小姐一定对一个人的消息很感兴趣” “是么,沈夫人,这可是风险极大的事,你以为我季海棠会为了一个消息,不顾生死”我有些嘲讽的看着她
“那如果是沈在呢”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恍如隔世,连心都颤抖了一下。

未嫁给安子墨时,他日日来寻我,如今嫁给他,见的次数竟比陌生人还少 一反常态,安子墨留在家里,我为他送去茶水时,他也并未赶我出来,恶言相对,在我准备出去时,他开了口“季海棠,为什么要嫁给我” “那你又为什么要娶我”我反问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又说道“季海棠,你并不喜欢我,甚至已经知道我是安子言的哥哥,为何还要自取其辱”
“安子墨,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欠过的东西,迟早要还的”沈家与季家欠我的,我欠安子墨的
季家贩卖军火的消息传遍京城内外时,我正在茶馆的二楼品茶,桌旁是一纸休书
“为什么到最后又放过沈家”身旁传来一声疑问
“既然知道,又何必问我”我笑看着沈远,他们很像,可他不会是他
“季海棠,你说,我是该感谢你呢,还是该恨你”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沈远,你说,五年前的那个雨天,你去了哪里,又或者七年前你一声不响的从了军,为了什么,还有,你何时穿起了白色的衣服,还真是让人熟悉呢”
“季海棠--”他怒视着我 我起身一步步向他走去“沈远,你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喜欢你吗,可是即使你与他有一样的外表如何,同样的喜好如何,你不是他,便永远不可能是他”
他不知道他是怎样出的茶馆,更不知他是如何回的沈府,那份卑微的喜欢被他藏在心底,却不想他喜欢的姑娘早已明白一切。

回忆一幕幕闪现沈远还是沈家的二公子,而沈在便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们有七分相似的长相,却是不同的性格,沈在比较安静,喜欢白色,他爱红色,妖娆的红色,沈在喜欢宁静的笑,似笑非笑,他喜欢放纵的笑,笑的妖娆。
他是忘不掉的,那一日阳光正好,他去后院找沈在,桃花纷纷的落,树间的女孩一身纯白的衣裙,睡得恬静安宁,或许是他不经意间的笑声惊醒了女孩,在她睁眼的那刻落了下来,如一个世外仙子,掉在了他的怀里。 女孩睁大眼,有些惊喜的说到“沈哥哥,你回来了,海棠今天穿了哥哥最喜欢的白衣服”话到一半停了下来“咦,你不是沈哥哥”急忙向后退去,又似确认般补充道“沈哥哥不会穿红色的衣服,也不会对我笑的这般温柔”最后一句声音有些低,带着淡淡的忧愁
“我叫沈远,是沈在的弟弟”他解释道,他看到她在说道沈在时眼睛发着亮,那一刻,他便知道,沈远啊沈远,你此生怕是要万劫不复了 那些岁月里,有沈在的地方一定有季海棠,有季海棠的地方一定就有他
直到他十七岁的那一年,哥哥张他一岁,而季海棠十二岁,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年风云突变,沈在消失了,消失的彻底,甚至连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在不见了,而季海棠再也不来沈府了。
一切发生的让他措手不及,他还为告诉他最喜欢的女孩,他一直在等她,他还未告诉他最敬重的哥哥,即使不爱那个女孩,也不要伤害她。
季府门外,他最喜欢的女孩将他拒之门外,告诉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只因为,他的喜欢,让她恶心,他是知道的啊,哥哥活得那么辛苦,他不会和哥哥挣的,他不会的,只是,他喜欢的女孩,从未相信过他。
他走了,从最低级的军人做起,一步一步走向顶峰,所有人只记得那个沈将军如何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最开始的沈远付出了多少汗水。
为什么,这一切为了什么,他本该做他安逸的沈家公子,又何必去做这一切,他像个傻子,傻傻的做这一切,可他喜欢的姑娘啊,就像看一个小丑,看他的无怨无悔,何其残忍,又何其可笑。
可是,那便是他,用尽心血喜欢的姑娘啊,她喜欢沈在,他可以为她去做另一个沈在,白色的衣服,似笑非笑的神情,每一个动作,在那夜深人静的晚上,他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只希望,再见面,她能看他一眼。 可是在她眼里,他连替代品都做不了吗 我最终嫁给了沈远,可是,我此生也不会快乐。 季家被行刑的前一天,我去了大牢 “季海棠,你真是个白眼狼,季家将你养大,你就是这般对待季家的”大哥季如风愤怒的说道 “呵呵”我笑道,嘲讽的说到“大哥,你们真当我傻吗,季家将我养大,就能改变杀我父母的真相吗,将我养大,也不过是为了迷惑那些季家的仇敌将注意力全都放在我身上罢了” “大哥,五年前的绑架,你以为只是场绑架吗”我轻笑“大哥,我精心导演的戏,你果真没让我失望啊,只是遗憾的是,当时救我的不是安子墨而是沈远吧”
“你,你怎么会知道”季如风一脸诧异
“从你将安子墨带在身边,我就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为此,替大哥你想了一好办法将人送到我身边,你知道安子墨会因为他妹妹而恨我,可你却忘记了,一个人即使变化在大,我也能认出他来”
“所以,你故意为了他和季家断绝关系,然后再利用这几年暗地培养的势力,轻而易举的害了季家,让自己全身而退”季如风最后一字落下,脸色苍白。
“大哥终于聪明了一回”
回去时路过一个拐角处,一个一身囚服的女子披头散发的怒骂“季海棠,你不守信用,你不得好死” 我轻笑,看着这个曾经大方端庄的女子在我面前如同一个小丑被带走
季家贩卖军火与靖容侯府相勾结意图谋反,多好的罪名啊,傅清婉,莫要怪我,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死,唯独不可以伤害沈在在乎的东西,哪怕,伤他最深的也是沈家,可是,他在乎啊,他已经那般恨我,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很少有人知道七年前发生了什么,可我却永远也不能忘记,哪像个噩梦,时时刻刻缠着她,生不如死。

我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我耗费了多少精力去喜欢的一个人啊,却喜欢上了一个叫安子言的女子,贫苦不堪。
所以,可以说是我主导的一切吧,联合沈家老爷,逼死了安子言,逼走了沈在。
沈在,沈在 那些话成为永远的魔咒 季海棠,我竟不知你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这般年纪,便如此狠心,是不是以后更残忍

季海棠,滚出我的世界,看见你,真让人恶心 我该说什么呢,所有本想说出口的喜欢,在他眼里,我便如此不堪,原来如此啊 可是沈在,从季海棠知道她不姓季的那时起,从季海棠知道沈在从未喜欢过她时起,从季海棠破了十指秀好的香囊被仍在路边时起,季海棠就不再是季海棠。
一直以来,她所幻想的恩爱如初,情深不倦,都不过是季海棠一个人的幻想罢了。
我穿着一身嫁衣,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嫁给沈远,一个爱我如初的男子,烟花响起的那一刻,我问“沈远,为什么,你就不怨吗” “从决定娶你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沈远”他回答道,爱一个人便是如此吧,明知道是万劫不复,却甘之如饴。
。 他的目光深情而专注,我撇开眼不去看他。 我知道的,这一天是我同沈远的婚礼,这一天是异地身在与另一个女子的婚礼。
我同他同一天穿上喜服,却是不同的心情 “夫妻对拜--” 我轻轻勾起唇角,望向面前这个属于我的沈在,一模一样的沈在,不同的是,他是爱我的,沈在是不爱我的。
泪在无人的角落落下,我忽然想到,季海棠,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又怎么会快乐。相关专题:快乐 怎么 海棠 小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的感言
    1. 深度阅读:

    2. 爱情小说
    3. 爱情哲理
    4. 爱情感悟
    5. 爱情故事
    6. 伤感爱情
    7. 婚姻生活
    8. 恋爱物语
    9. 爱情说说
    10. 爱情语录
    11. 爱情句子
    12. 短篇美文
    13. 语录句子
    14. 美文摘抄
    15. 美文欣赏
    16. 经典美文
    17. 爱情美文
    18. 关于哥哥的文章
    19. 弟弟散文随笔
    20. 伤感姐姐日记
    21. 妹妹文章
    22. 老师
    23. 同学的诗句
    24. 有关朋友的故事
    25. 情人日志
    26. 老婆句子短文
    27. 经典老公美文
    28. 青年文摘
    29. 杂文选刊
    30.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31. 散文精选
    32. 诗词名句
    33. 情感美文
    mr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