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1. 手机mr005亿万先生
  2. 桌面快捷
  3. 网上投稿
  4. 作者排行
  5. 文章美文
  6.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mr005亿万先生 > 名家赏析 > 王安忆 > 正文

角落

田步祥的空间作者:田步祥 [我的文集]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2-13 13:14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关于这街角,最早的记忆是布店。沿了街面的弯度,开有两个门面。这已经到了繁华马路的尾上,渐入清静,多是住户人家。所以,这布店卖的多是些普通布料,裁好的衣片,裤片,口袋布,鞋面布。看上去有些冷清,其实生意是足够做的。那时候,生活也比较消停,不像现在这样急和爆,什么都要做满。那时呢,有个三分,四分,就过得去了。看看都是些小生意,还时有时无的,可也没看它说要倒闭。月末的一天,照例是关门,门口挂了牌,上面写“盘点”两个字,以此可见,是有进账的。

    布店里的几个店员,也是悠闲的。冬天的时候,女店员手里抱着热水袋,在柜台里边,踱来踱去。太阳照进去一个角,有一种空旷的明亮。勤快的,上了些岁数的老店员,啪啪啪翻着布匹,裹紧了再插回布架上,那声音是清脆的。隔壁弄堂的人,女人,有他们多个老熟人,常过来剪布料。有时并不剪布料,也进来与他们闲话几句。谁家保姆,天天带孩子来,小孩子就在柜台上的布匹上爬来爬去。爬着爬着,一泡尿下来了,那女店员与保姆,便用背挡了老店员的视线,将布匹翻个个儿,慢慢就焐干了。这块有尿骚味的布,最后也不知到了谁的手里。还有时候,弄里人吵架也能吵到这里,让店里人来公断。那时候人真是少,临街的店堂里吵,都少有人看白戏。店员们此时便收起脸上澹泊的表情,流露出些热心,两面劝说。大多数时间,是站在柜台里面,通过敞着的门,看街上过往的人和车。

    有一路车,是从街角旁边弯过去的,从面朝窄街的门外经过。无轨电车“?”一声,“行行”进去和出来。拐弯的时候,不当心,“小辫子”掉下来,于是车停了。后门里匆匆跑下一个售票员,颈前挂着帆布售票袋。跑到电车尾部,拉了杆子挑“小辫子”,一个滑轮一样的东西,挂上电线,便成了。要是售票员是个手生的女的,挑一会儿挑不上去,便又会从前门跑下一个男售票,帮了她挑。店员们就会看这两个人般不般配,会不会有意思。“小辫子”挑上去了,两人一前一后上车,车又“?”一声继续向前,街角上的言情剧便也落了幕。

    与这街角相对的其他三个街角,有两个围墙围着,里面是殖民时期的洋房,门都是开在前边,这里是它们的后墙。墙里边爬出来藤蔓作物,和这个街角相隔那一条东西向的大马路。小马路对面的角上,是一个什么研究所,门开在街角上退进去一块的凹处。沿了北边小街出去,也是一面围墙。路东边,则是弄口和小店铺。从布店望出去,那三个街角没什么动静,声息悄然。只有一些花草的影,在风中绰约地动。尤其是上午十时到午后三时这一段时间,这里几乎就见不到什么人,无轨电车里也空着,“行行”过去。那几个店员在柜台后边走动着,说几句闲话,声音在店堂里回荡。这些店员,无论男女,都有着白净的肤色,不怎么见老,可也看得出年纪。因为不大见太阳,缺少户外活动,所以没什么风吹日晒,同时呢,也会有一些松弛。这样细小的银货两讫的日日进出,使他们养成谨慎和兢业的性格,反映在他们的外部,就是略有些淡漠,也有些世故的表情。在那老店员身上,还有些畏缩。这是一种旧式的表情,带着吃萝卜干饭学生意的履历。其实,他也未必是学生意出身,但这似乎是一种行业的表情,于是,便传下来。当然,是渐弱的趋势,在那些年轻些的店员,尤其是女店员身上,已经是基本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点傲岸。对于没有成就学业的城市青年来说,做店员可说是个很不错的职业。安稳,闲适,规律的上下班,而且是在比较高尚的区域,与边缘的工业区划分了界限。但等她们渐渐长了年岁,她们的骄矜便也会褪去些,为人妻母的经历,还有,多少的一些世事磨砺吧,使她们变得软和下来。虽然,她们的生活基本是简单的。那时候,时间还呈现着它自然的漫长的状态,你可以观察一个人成长的过程,看着他,或者她,在日常生计中一点一点演变,成为另一个样子。

    说来也挺奇怪,其实,只要隔一条马路,就很喧闹了。店面集中,车辆也集中,都称得上,甚嚣尘上。而且,有一家大绸布店,可比这里的货色齐全,也时新。可是,那有那的生意,这有这的生意,相安无事。仔细想来呢?倒也是,各有各的客源。那边是供外边人专程来买的,这边呢,是住家,日常用度的零碎需要。四周这些居民,点点滴滴的买卖,供养着它的生计。那闹市里的喧嚷,并不曾漫过来,它的清寂呢,也不曾冲淡那边的热火劲。就这样,并存着。那无轨电车,从闹中穿行而来,也没带过来一点尘染,自会悄然下来。这就是城市的生态地理,各种声气,像河水在河床里,哪怕盘互交错,终还是各循各的脉理。

    这布店,大约占据了这街角最长的一段历史。在记忆中,它有一种静止的表情,这也可从某方面证明它的长久不变。那里边的布料,似乎多是寒素的颜色,白底上蓝色的条和圈,人造棉的质地,轻、薄,和飘。厚重的呢料,不多,粗大的二三圈,立在货柜的下层,少有人动。动的,多是一些浅色,本白,棉质,做配料的布。这也加强了它的清寂。这倒是与街角的气氛很相符。那三道围墙上的花影,店堂上面住家的红漆木窗框,水泥的弄口,顶上塑着竣工的年代:一九三六。店面前的方砖,粗看不觉得,细看便觉出精密与细致。方型的水泥砖,在街角拐弯处,渐成一个扇面。虽然没什么花饰,可是平展,合缝,均匀。两面街,都有街道树,投下树叶的影。都是素净的颜色,以线描为轮廓,像那种朴素的工农化的黑白电影,平面的光,人和物都清癯,明朗。

    其实,弄内,深处,亦是嘈杂的。就像人的心,外表再平静,内心里终也有一点悸动,但因为涵养,包住了。那弄内的杂芜,也漫不到街沿上,在自己的河床里流淌。分野是明确和肯定的。店员在店内活动着,外边的街景在季节中转换。冬季是空旷的,因为树上的枝叶萧条了。春季自然是要繁闹得多,甚至,也有些缤纷的色彩,店里进的布里,花色也多了。有一种线呢,多是质朴老实的女孩春夏之交穿着。粉红与粉黄,相配的格子,甚至更强烈,大红与黑相配的格子,有些乡气的妩媚,不大入这里的调。可是,颜色跳起来了。夏天,光与影是比较激烈了。再接着,秋天,又开阔了,倒不是树叶的问题,而是,空气,清澄与爽利,天便高远起来。虽然是混凝土的世界,却也触碰得着些自然。一季一季的转换,那在布匹上撒尿的小孩不再来了。再过过,见他背了书包自己进出,很矜持地,不理人了。

    这街角最动荡的时日,大约就是房屋大修。碗口粗的毛竹用卡车运来,卸在路边,接着又竖起来。头戴安全帽,身着帆布工装的工人攀上攀下。就是这时候,还有顾客上门呢!从脚手架底下钻进来,走进店门,买一点布,再钻出去。虽然是大动作,可是,也并非那么闹。脚手架上的竹爿偶尔响一阵,就又静下来。而且,很快,不知不觉中,脚手架的毛竹又横在路边,装上卡车,拉走了。一时会觉得门口很敞,过两日,又惯了,回到原样。

    布店,是街角一段可纪念的日期,它仿佛代表着一种生活:安稳,实际,细水长流。之后,情形就大变了。几乎想不起来,那布店是什么时候关门大吉的。好像,先开始,街角两边,以及那三个街角,相继推墙开店。一爿爿的店开出来,卖什么的都有。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繁华,只是杂乱。隔条街的闹市,似乎暗中有一道分水岭似的,就是漫不过来,这里终是梢上的阑珊气象。举一个例子,就是隔了南北小街的那个街角,原先不是一个什么设计院吗?这时变成了一个大商厦,玻璃幕墙,大理石台阶,里面是自动电梯。和所有商厦一样,一层是化装品,皮件,皮鞋;二层是女装部;三层男装部;四层运动系列;餐厨用具;五层,食街。很完整。可从开张第一日起,就不景气。招租招不满,接着又退租。很快便转手,成了一幢家具城。结果更惨,没等二楼铺面摆满,就关门谢世。此后,又陆续开过电脑城,装潢材料世界,全都是前脚开张,后脚打烊。最终,还是闲置下来。这空荡荡的庞然一大楼,玻璃幕墙上蒙了灰,颓败之气逼人而来。就好像是在这大厦骚动不安的影响下,所有那些店铺,都处在关和开的交替之中。不时地开张,不时地关门,经营的内容便不停转换:餐饮、百货、照相器材、彩扩、箱包、礼品、发廊、面包店……然后再是餐饮,百货,彩扩……每一转手与开张,都要兴土木,拉来建材,运走垃圾,就在此起彼落之间,那布店隐退了,而人们似乎也早将它忘记。

    也不知怎么的,布店的木排门,变成了厚重的不锈钢铁门,巨大的一扇,开在原先两扇门的正中,也就是那个圆角上。原先门的位置,则是两扇装有铁栅栏的窗。铅灰色的光亮的不锈钢材料,本应该有冷漠森严的表情,可周围的小店铺多和杂,早掩过去了。这街角又小,也是地理位置的局限,在这样的小犄角里,能盛下什么大排场?原先一点旖旎的小调调,因经不起粗陋的折腾,变得庸俗了。那些店员到哪里去了呢?如今这么多的店老板和店员,也早将他们埋住了。

    这不锈钢的铁门,静着伫立了一段日子,不知道有一天拉开门来,里面是什么?就好像在等一个出场的时机,好拉过人们的注意力。可人们走在这里,也已经走在意兴的梢上,并不注意它。并且,在这多变的时日里,反觉不出变化,以为早就是这样。然后,也像早就是这样,这门悄然而启,原来是一家行业银行。门的上方,镌刻了大字,旁边的一扇铁窗,嵌进自动取款机。似乎是,在这混凝土的地面之下,早已形成了气脉,作用着上面的动和静。这里总是清寂。没有什么储户,自动取款机自始至终没有启用。当然,开门总比不开门好,开了门,这街角的光线通透了些。有一些老人,跳过一些时日,接着以往的习惯,会在这里站一站,朝里看一看。比起那布店,那布店过去多么久了啊,银行的店堂就比较缺乏色彩,冷和硬,而且看不见人。

    现在,这街角相交的两条马路,都新增了公交线,车流稠密了。人呢,虽然还是走在梢上,却也集成了流。街角的路面凿开,重新铺了地砖,花哨的红绿砖,小菱形,曲线的边,相互咬着,照理应当很紧密,可就是铺不平呢!有几处的边角翘出来,常踢人的脚趾头。马路也凿开过,换和修底下的管道,凿开过再铺上,总归不如先前平,这里那里,还留着些补丁。大约因为车多人多,将路踩陷了。

    店铺,在频繁的更替开关之中,亦进行着纵横捭阖。店面在扩张,豪华,摩登,甚至有了霓虹灯。虽然还是闹市的收尾的气息,渐入偃止,但这收尾也收得粗阔和热闹了。那银行又悄然闭门。对面那空寂的大厦依然暗着灯,底下,却立起一个报亭,一个福利彩票出售站,还有保险公司设的一张条桌,推销保险。曲终人散,还有着一股子不甘心,挣着抬头,从这零散开又不消停的动静中见得出来。甚至,从街角往西一百米的地方,又辟出一条宽路,与北面的马路接通,在这里形成一个歪斜的放射形街口。原先的隐蔽的状态改变了,变成敞开的一摊,这街角的背景便大变样了。

    在这么一个摊开,铺平,岔开去的地形之中,这街角几乎看不见了,它被纷乱的路口分散了注意。在扩大的路面之上,它也太小了。而且,经过银行关和闭这一轮改造,它原先许多细微的笔触也被抹去,被粗大,疏阔的笔触覆盖,它干脆变没了。这时候,那关闭了的店门忽又洞开。说它“洞开”,是因为这一回,它真的成了一个洞穴。它的所有室内装修,全被敲掉,裸露出水泥的壁和地面,顶上的梁,中间一根柱。连门和窗都敲去了,留下三个洞,直接挂上卷帘门。这裸着骨架子的房屋,可不像洞穴?在这洞穴里边,盛着的货物倒有些眼熟,那就是布。低廉的,花色单调,因囤积过久,染了污渍锈斑的布,一大卷一大卷堆在案上。不像店铺,而像货栈。这街角又归回了布店,可是,却是清仓的架势了。

    店员也变得粗鲁和聒噪,他们高声大气推销着布匹,慷慨接受还价,条件是多买。他们急切的神情与阔大的手笔,也像是货栈里批发的买卖。还有人用高音喇叭在门口叫卖,让人们千万莫错过好时机。这一回,可真吸引了过路人。气氛如此喧腾,还有大块大块的招牌,横一张,竖一张,拦在街角,几乎是伸手拽人的手脚了。这几日,显然有些失常了,人们从这洞穴里,大卷大卷拖走布匹,管它用不用着,单是为这便宜,三钱不值两钱,也是值得。买的人掏空口袋,卖的人则血本无归,两下里都亢奋着,热汗流淌,声音都嘶了。要说,这街角内里原来还聚着一点精气神,此时也走形了。待到布匹出空,洞穴重新闭上,那街角就不再是原先的,而是另一个。

    倘有时间和心思细想,那么,这一会,布店是彻底没了。当中一段,似乎还在挣。如同许多店铺一样,出租店面,出租给银行,后来又退了租,再后来,就卖存货,卖完算数。看那卖的架势,恨不能早散早走人。现在好了,终于静下来。那闭上的洞穴竟是用水泥封上的,封成一面黑灰,粗糙的墙,连拐弯那个弯度都没耐心弯好,走出许多棱面,真是颓败啊!车流和人流逐渐汹涌起来,在城市无节制的扩张中,这其实早已是中心的中心。但总归是,繁闹的气象在这里会顿一顿,要换呼吸似的,然后再开始下一段的繁闹,与前一段的,终究脱了节。霓虹灯已经不稀罕了,三两步就有一具,餐厅挂着红灯笼,健身房大玻璃窗里,是雪亮的日光灯。这个路口,有些声色了。在声色背后,寻常人家悄然还在,一日一日度着生计。

    好了,终于有一日,有人来凿这街角的水泥墙面了,重新将它凿成一个黑洞,修齐窗和门。街面上摆开木工家什,开始做木器。白木的橱柜,大小高矮厚薄各样。同时,黑洞里贴上护墙板,顶角线。石膏的吊顶,纹饰。嵌口地板铺在龙骨上,门窗包了框,镶上线条。橱柜一具一具进去,安好,开始上漆和涂料。路口有几日飘散着香蕉水和油漆的气味。这是路口长驻的气味了,这里刚息下,那里又起来。还有磨地板的木粒屑,布在空气里,吸一口满嘴满鼻。于是,那黑洞慢慢地明亮起来,待到漆上油漆,便称得上华丽了。这是以本木的浅黄为底色的,再镶嵌上墨绿的线条和几何形的面板。造型简洁,但弯角处又带些小涡漩,就不至单调了。接着,灯装上了,墨绿的铁罩灯,现代抽象的样式。窗帘是纱质的,裥折很密,偏黄的本白,墨绿带子挽起,垂着沉沉的络子。每一扇窗,一边一挽。如今,窗户开成一排几扇,差不多落到地的长窗,窗台上,还做了栽花的木盒子。再后来,桌椅运来了,本木色的木桌面上,镶着墨绿的菱形。椅子是矮背,扶手的沙发椅,突兀的大红,色彩顿时鲜丽,而且,暗含艳情。最后,柜台后面的橱架放上了酒,红,绿,黄,橙,白,因了液体与玻璃的特质,有晶莹的波动的微光。桌上的白瓷瓶里插上了玫瑰花,玻璃矮杯里盛了半杯水,水上浮了一截白,紫,蓝,或者粉红的蜂蜡。地板上扔了几方墨绿夹彩线的地毯,壁上挂起几幅镜框,框里是小幅的风景油画。人们终于看明白了,这里要开一家咖啡馆。怎么方才发觉,这街口什么店都有,就是没有咖啡馆呢!这条街口,从闹市里收尾收出来,还要折回居家的日子里去,骨子里是衣食的本,弯子总归转不过来。可现在,世界到底不同了。

    这座咖啡馆,多少是奢靡的风格,座在了街角上,周围是忙碌的生计,此起彼伏的争和退,它就像一个舞台,等着上演戏剧。它那艳丽的情调,一般来说,比较合适上演言情剧。它的门也装饰起来了,墨绿的宽边,中间的玻璃,围着黑色金属的曼陀罗花叶,把手是金灿灿的一个铜球,里面挂一个牌子,写着英文字母:CLOSED。于是,人们便等着有一天,这牌子翻过来,上面的字母变成:OPENED。

    又有多少车流人流过去,有一日,下午四五点时分,路人看见,临窗的桌前,左右挽起的幕帏之下,面对面坐了一双男女,面前放了高脚玻璃杯,杯边卡了一粒樱桃,杯里是不知名的色泽清冽的液体,两人颔首默坐。不知什么时候,正剧拉开了帷幕。
相关专题:角落 玻璃 人们 马路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角落的感言
    1. 深度阅读:

    2. 古典文学名著
    3. 王安忆
    4. 史铁生
    5. 丰子恺
    6. 徐志摩
    7. 林清玄
    8. 张小娴
    9. 刘墉
    10. 舒婷
    11. 仓央嘉措
    12. 短篇美文
    13. 语录句子
    14. 美文摘抄
    15. 美文欣赏
    16. 经典美文
    17. 爱情美文
    18. 关于微笑的文章
    19. 诚信散文随笔
    20. 伤感信任日记
    21. 祝福文章
    22. 包容
    23. 希望的诗句
    24. 有关骄傲的故事
    25. 谦虚日志
    26. 失败句子短文
    27. 经典成功美文
    28. 青年文摘
    29. 杂文选刊
    30.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31. 散文精选
    32. 诗词名句
    33. 情感美文
    mr005